电子存证既有解决方案,是否啥事都得链上说?

作者:Ano大叔

编辑:另一个Ano大叔

 

说实话

电子存证并不新鲜

多加一步证据上链

真的有看起来那么高大上吗

区块链+法律

究竟想象空间到底在哪?

 

在6月28日刚刚公开审理的一起普通的著作侵权纠纷案件中,杭州互联网法院做了一件不普通的决定——首次确认了采用区块链技术存证的电子数据的法律效力。

与此前例如“加密货币用于非法交易”这类套用新技术外壳但本质上依旧是传统案件性质不同的是,这可以说是国内司法系统首次对区块链技术在证据、举证及存证领域内发挥技术效用的一种正面认可。

但若仔细梳理此次著作纠纷案件的举证和审理过程,可以发现,实际上此次区块链存证在案件中的符号意义大于区块链存证在技术上的效用

 

电子存证已有解决方案,区块链存证是否必要

 

这个著作权侵案情本身不复杂,即被告未经授权在网站上转载了原告作品,侵害了其信息网络传播权,但是特殊之处在于原告的举证方式。

原告并未直接通过公证处这类第三方权威机构公证,而是直接通过第三方存证平台进行了侵权网页的自动抓取及侵权页面的源码识别,并将该两项内容和调用日志等的压缩包通过相应技术上传至factom区块链和比特币区块链中。

简单来说,就是通过电子存证平台抓取侵权证据,然后上传至区块链保存。有报道直接以“区块链存证方式”对举证过程进行“一步到位”式的概括,但实际上这种表述并不准确。

因为举证中包含两个过程:电子存证+证据上链

 

 

对应法院的审理过程来看,相应地也被分为了对电子数据来源真实性和电子数据存储可靠性的审核。

首先,法院对电子数据来源真实性的审查是通过对第三方存证平台资质合规、产生电子数据的技术可靠、传递电子数据的路径可查等方面来实现的。其中要注意的是不可混淆的是区块链存证、第三方存证平台与传统的第三方权威机构(即公证处)的概念。

 

已获得资质证明的第三方存证平台

 

第三方(电子)存证机构的工作原理就是把取证和存证的工作从之前的公证员亲自到场,转移到当事人手上自行完成。目前比较普遍的解决方案通常是一家存证公司开发出一些特定场景下的取证应用,然后与公证处、鉴定中心等合作,一旦当事人使用存证应用取得的证据,需要进入司法程序,则由公证处、鉴定中心等出具公证书、鉴定报告。

随着互联网服务的发展,网络环境愈发复杂和通用的背景下,越来越多的文件、应用、合同、交易凭证、技术、产品和服务都以电子数据的形式进行保存,同时越来越多的公司也在逐步从传统的公证取证转向电子数据存证的方式处理纠纷。

2015年,最高人民法院已经在《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中对电子数据做出了明确的定义。各地也已经陆续推出了“通过第三方存证平台进行电子数据存证”的条款,由此第三方电子数据存证平台认证过的电子数据得以被法院视为裁判的依据。此次受理案件的杭州互联网法院也是去年8月份在电子商务案件激增的背景下催生的。

 

 

也就是说,当前的第三方电子数据存证在一定情况下已经有具备可以作为裁决依据的条件。根据电子存证的技术原理,举证的源文件已经经过了前端有可靠性背书的存证工具的抓取和加密保护,做到了电子数据来源的真实性的保证,已经能够获得司法上的效力认可。

而按照此次法院的判决依据,举证已经通过第三方存证平台的“可信度较高的自动抓取程序进行网页截图、源码识别”和“对上述电子数据进行了存证固定”,如果说可信任度的较高的第三方电子存证的技术已能基本保证证据的真实性(即自形成之时就不被篡改),那么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上传至Factom区块链和比特币区块链中?有必要再为了电子数据存储可靠性而上链吗?“多此一举”的区块链存证较之于电子存证的进步在哪?

另外,上链的信息虽然具有不可篡改性,但是如果没有经过第三方电子存证平台的取证和加密保存,是无法保证上链证据的在信息源头上足够可信的。

可以说,本案的举证成功很大的概率并不在于使用了区块链技术,而是本身在已有的电子存证能够实现举证的基础上,才加入了区块链的使用。

这种举证过程对区块链并不基于技术本源的使用,有一种“用力过猛”之嫌。

但这是否意味着区块链技术在电子存证领域没有发挥空间?不是的。

 

现有电子存证存在局限 解决方案不够完美

 

比起传统的公证方式,电子数据存证在应对复杂的网络环境上,无疑是更加灵活和有效的解决方案,但是电子存证虽然已经拥有司法上的效力认可的成功案例,也由此,电子存证需要面临更为严格的司法鉴定的取证规范和标准,在司法实践中存在认可和接受程度较低的痛点。

一方面电子数据容易遭到破坏,可靠性不完全,因此在保持当前电子存证完整性和有效性上有一定的技术要求。例如电子数据产生和保全过程中对系统环境设备进行清洁性检查确保了取证环境清洁有效、在证据固定和传输过程中对时间戳和哈希这种加密技术的应用防止证据篡改等。

 

 

另一方面,虽然借助第三方电子存证平台的取证应用,当事人可以以相对低的举证成本对这类电子和网络信息数据进行证据固定。但是当前存证技术原理存在瑕疵、断点、证据不完整等故障,没有信用背书的纯技术问题司法实践中认可难度高。因此除了技术层面,这类取证过程仍然需要与公证处、鉴定中心等进行合作,出具相关证明才能有更高的几率成为有效证据,得到法院的认可。

也就是说,虽然形式上已经从传统公证方式发生转变,但是本质上要保证司法适用,还是需要第三方权威机构的参与。

另外,目前电子存证在技术层面还是没有形成统一的技术标准,所以存在电子存证服务商出于盈利目的的商业误导,而非宣传意义上的绝对有效。

 

区块链存证的有效适用空间

 

虽然此次杭州互联网法院对这一存证方式给予了认可,作为国内首例对区块链存证的司法认定,象征意义大于实际价值,但是区块链从技术原理上来说,是能够针对电子存证的痛点有所作为的。

杭州互联网法院相关负责人表示,电子证据与书证、物证等传统证据相比有着巨大差异,电子证据存在着“虚拟性、脆弱性、隐蔽性、易篡改性”的“先天不足”,而以区块链技术给机构创新、维权模式创新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区块链作为一种去中心化的数据库,具有开放性、分布式、不可逆性等特点,其作为一种电子数据存储平台具有低成本、高效率、稳固性的优势,在实践审判中应以技术中立、技术说明、个案审查为原则,对该种电子证据存储方式的法律效力予以综合认定。”

虽然目前的价值仅限于上链加盖时间戳以及在加密和防止信息篡改方面,为发挥主要举证作用的第三方电子存证平台提供辅助支持

 

 

但是,未来区块链在电子存证领域能够发挥的最大的技术价值,实质就在于去除了电子存证机构这个中心服务商。

理想情况下,区块链存证能够跳过电子存证平台需要联合权威认证机构背书的过程,直接实现多方存证。通过共识机制以及去中心化存储技术,在不需要第三方机构出具证明的前提下,打通司法、公证、审计、仲裁机构的信息通道,从数据来源到证据固定和加密保持,数据全链条每个节点都有存证可供随时取证,保证了数据防篡改度和可信度。

别的思路还包括未来有希望在确权层面,能够跨越目前对中心化权威机构的依赖,在权威认证机构的直接背书之外另辟蹊径,找到为信息的溯源提供保障的方法,而非仅仅关注已经上链信息的不可篡改性,例如给原创者提供“电子身份证”、提供去中心化存储、利用时间戳证明作品的创作发布时间等。在确权层面充分利用去中心化的系统带来的诸多便利,在源头上消除中错综复杂费时难解的举证过程,从而提高法律裁决和执行的效率。

 

但同时不可忽视的是,使用区块链来存储可供随时提取和审查的数据的高昂成本。如果说数据的价值不大甚至数据冗杂的情况下,那么在数据记录上调用了整个区块链机制进行分布式存储,那么对于后期的司法审查过程来说,区块链技术在整个开发成本、系统运维和使用效率等方面并没有什么优势。

尤其是在成本与用途上,如果说成本与用途长期无法得到平衡,那么在满足基本需求的前提下,完全有更便宜且相对有效的解决方案。

 

总结从案件一审的结果来看,这是第一次在司法判决中给与了区块链存证技术详尽的技术细节说明和司法认证的依据标准,给区块链在法律领域的应用落地扩展了更明确清晰的想象空间。

但同时,能否从技术源头对一个领域产生影响才是区块链技术长久地应用和真正实现价值的基础。

项目采访

首发|发币谁都会,你会发“货”么?是时候用Token干点“正经事”了电商“有病”,区块链“有药”吗?正逢数字货币乱世,他们想用技术来保护投资人的最基本权益

数字货币交易所何去何从?

用区块链技术实现影响力的商业价值

用区块链技术拉起股权交易市场新的增长曲线

基于智能合约和区块链技术的创新信贷交换平台

“双链合璧”:他们想利用区块链打造更透明、更高效的供应链体系

专家专栏

EOS起源

硅谷资深投资人讲析区块链项目投资|教程

解决集成需求才是未来区块链业务的重点

不可篡改、可靠、安全——区块链安全性简史

信仰和投机:币圈没有奇迹

与元道对话三:区块链经济正在进行“动力切换”

百家观点

区块链+物联网+共享经济是什么玩法?

基于区块链的智能锁设计与实现

如何设计区块链项目的通证(token)模型

加密货币和区块链(一):历史的重演

裸照与区块链社群

疯狂的韩国比特币市场:“全民”炒币,人均收益率42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