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识专访】秘猿科技王晓亮:区块链的前方是星辰大海

 

作者:Nancy

来源:零识区块链

 

自飞速发展以来,区块链乱象横生,真假参杂,让整个行业充满了质疑和不确定性。而这家初创企业却如一股清流给行业的发展注入了生机和活力。

 

近日,零识区块链独家对话杭州秘猿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秘猿科技”)首席运营官王晓亮先生,听他讲述秘猿科技是如何引领区块链开源技术发展。

机缘巧合

 

自大学毕业后,王晓亮并未从事自己所学的计算机专业相关工作,而是去了汇丰银行和中国移动做市场及运营工作。2013年开始,王晓亮开始陆续关注到比特币、比特股、以太坊等,但当时并没有对这些技术有特别深入的了解。直到有一天,王晓亮的同学谢晗剑(秘猿科技创始人)让他看了一些关于区块链的东西,由于自己是计算机科班出身,所以他敏锐地察觉到这项技术的与众不同。

 

事实上,在当时的互联网时代,随着数据量越来越大,传统互联网公司对系统的安全性、冗余性等方面要求也越来越高,所以大家都采用了分布式数据库技术。但是,在开放网络下实现一个分布式数据库,保证数据的一致性一直是未解决的问题。而比特币的出现似乎给了王晓亮答案,在开放网络下,它实现了依靠概率保证强一致性(Probabilistic strong consistency)的方案,从而用一种特殊的方法解决了问题。另外,比特币这个大家都信任的的账本,支撑其实现的技术似乎远不止这些能力。

 

基于一致的商业逻辑,王晓亮等人于2016年正式成立秘猿科技。冥冥之中有定数,在总部的地址选择上,由于谢晗剑毕业后一直身处杭州,且早前是在杭州远程给一家美国公司做软件服务时了解到了区块链,所以秘猿科技选择了创新意识较强的杭州。事实上,从目前来看,杭州已经有着非常多的区块链公司,且政府也对该项技术多加扶持。

 

与生俱来

 

开源,像是与生俱来就融入秘猿科技工程师血液中的东西。秘猿几乎所有的产品要不是已经开源,要不就是在开源的路上。从现实的层面来看,开源确实已经成为了整个区块链行业创新的驱动力量。虽然在很多人看来,开源像是一种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文化,但王晓亮认为,这并不意味着免费,开源更像是一种自由开放和自由的文化和精神,当代码被开源出来时,任何人都有修改、完善、补充、包装、甚至产品化的权利。开源或是代表着创新,或是代表着自由,亦或是代表着开放。

 

如果说创造信任东西是一个黑盒,在没有任何人能去监督、审计和了解你的情况下,别人是很难去相信的。正如伴随比特币出现的区块链的技术,重新定义了信任的同时,也是开源的产物,如果一个区块链底层平台不做开源,那么它仍将被传统思维的逻辑所束缚,与区块链的精神其实是背离的。

 

如果说任何人都可以基于某个开源的平台去做,而这个平台又提供了基础标准,那么至少在生态内这个开源平台不会和任何人形成竞争关系的情况下,将更容易创造出更大的生态。

 

正是基于这些认知,2016年6月,秘猿科技发布了自主研发的商用区块链通用平台——CITA,并于2017年7月率先将其代码向全球开放,引领了区块链开源技术的发展。

 

在外界看来,CITA像是加强版的EOS,但与CITA不同的是,EOS于今年四五月份才开放。虽然两者同是Layer 2层面上的,但是CITA将Layer 2更通用,用户可以方便的设置链上的治理或者是经济激励机制,也可以采用链下治理,链上实现的方式。而EOS的设计则比较固定,不同的商业场景来说,EOS的机制不够灵活。另外由于参与EOS节点的运行需要各种资源,且节点的运行有相当的门槛,所以对于创业团队其实不够友好,成本也较高。CITA微服务架构的特性,使得用户可以用一个更低的成本去换取到更高交易处理性能以及更灵活的功能方案。

 

前无古人,后有来者

 

2017年2月29日,秘猿科技加入企业以太坊联盟(Enterprise Ethereum Alliance,EEA)。公开资料显示,EEA通过研究并建立相应的以太坊区块链企业级标准,使之能够高效的应对复杂,高要求的应用,更方便的将以太坊技术应用于企业场景。

 

作为一个由三十家和以太坊有一定关系的企业联合发起的联盟,除了有配套产业的资源、研究机构之外,还有类似秘猿科技的初创机构,大家都希望通过合作来降低开发和互相合作的成本和门槛。其实在最早的时候,这些企业所做的产品都会兼容以太坊的虚拟机,虽然大家都各自做自己的产品,但是都有一定的兼容性。例如,摩根大通所做的Quorum平台要部署一个合约,或是部署一个应用,它是可以移植到秘猿科技自主开发的CITA平台上的。

 

虽然,目前以太坊的发展遇到了一些苦难。但在王晓亮眼里,现阶段以太坊遭遇的困境并不意味着被淘汰,只是比较难处理而已,这也是整个行业的现状。原因在于目前以太坊已经有着很大的体量,如果要在底层上做很多修改,或是未来技术的迭代,它会存在一些历史包袱。但无论怎样,以太坊在开发社区中仍是目前为止最强大的。

 

实际上,以太坊经历了很多公链或其他项目没有经历过的事情,算得上前无古人,后有来者。在过去,程序员开发的产品,无非是能保证整个系统的稳定性、安全性、扩展性等方面,而区块链的开发上不同,它不光要考虑前面那些问题,还要考虑到资产因素。

 

当然,不止以太坊面临着考验,今年算是公链竞争最惨烈的一年,在优胜劣汰的市场竞争原则下,还有很多公链岌岌可危。对于公链的理解,在王晓亮看来,未来的公链会越来越专注于全球共识和安全,所谓的全球共识是指,虽然效率不高,但这部分是最需要、最广泛、最安全、最具权威性的。如果公链要专注于某个具体应用或是某个行业的话,可能会慢慢退化成Layer 2,例如应用链、行业链之类。

 

在区块链的研究中,市场对经济激励有着不同的理解。实际上,在网络体系里有着不同的角色,在经济的激励下,有人为保证安全提供了算力,有人提供交易媒介,有人提供资产转移服务,这些的构成使得整个网络生态变得更健全、更安全和更有价值,正如比特币一样,其网络的安全性由为了获得经济激励的矿工所保证。

 

经济激励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除算法或者工程外,需要进行弥补和完善部分。当然,很多人所提的“无币区块链”也是合理的,例如,我们在做存证、登记等方面时,已经通过链外或者线下的方式得到了经济激励,那么这并不需要用区块链来实现。

 

To B & To C

 

区块链正处于发展早期,还未能得到广泛普及。在王晓亮看来,区块链的真正普及分为To B和To C两个层面。在To C层面上,使用者并不需要关注到背后的技术到底是什么,而是让使用者体验到之前做不到的事情。例如,做一个去中心化或区块链上的支付宝,民众就不会买单,因为民众并不关心背后是用的区块链技术,而是关心这个服务体验感究竟怎么样,显然去中心化的支付宝无法达到比现在更好的用户体验。目前在To C端还没有出现大规模的应用,原因在于我们现在的这些应用并不需要区块链来背书。

 

在To B层面上,只有让使用区块链的企业和基于区块链进行开发的这些公司真正能够赚到钱,或是商业模式能够跑通,才会有更多的企业加入并运用区块链。假使一群人用区块链的概念做了一套商业逻辑,但是却没人买单,在这种难以维持的情况下,区块链是很难得到更广泛的普及。

 

如果要设计一个好的区块链系统,可以从互联网现在遇到的问题来考虑。互联网上维权的成本要高于确权,而区块链创造了一种新的,低成本的确权方式。加之现今互联网法院等机构已经开始采信区块链上所提供的证据,司法制度基础设施逐渐完善。企业可以在这个新世界里,去发挥充分想象,在合规的情况下,做更多的尝试。如果将所有的维权和确权逻辑都可以在区块链网络中实现,那么对初创企业或是整个行业都会有一个很大变化。

 

美好愿景

 

作为区块链1.0的成功应用,近期数字资产市场情绪并不乐观。而随着资本寒冬的来临,行业在经历洗涤之后,之前的市场泡沫被戳破,真正优质的项目被留了下来,并有了更多的发展空间。

 

“We Build Trust”,这句slogan是秘猿科技一直以来对自己的愿景。作为一家自主研发的区块链底层技术平台,秘猿科技希望通过搭建一个未来加密经济的基础设施,从而形成一种生态,并能与生态里的所有企业进行一个非常好的互动和合作。

 

在秘猿科技眼里,区块链正在创造一个新的世界,而在这个新世界里,必然会产生出新的生产资料,或许还会出现新的制度。对所有人或是企业,包括政府而言,区块链是一个需要真正去探索和了解的地方,希望所有人能关注到这个未来世界的建设上。

 

项目采访

 首发|发币谁都会,你会发“货”么?是时候用Token干点“正经事”了

 电商“有病”,区块链“有药”吗?

 正逢数字货币乱世,他们想用技术来保护投资人的最基本权益

 数字货币交易所何去何从?

 用区块链技术实现影响力的商业价值

 用区块链技术拉起股权交易市场新的增长曲线

 基于智能合约和区块链技术的创新信贷交换平台

 “双链合璧”:他们想利用区块链打造更透明、更高效的供应链体系

 专家专栏

 EOS起源

 硅谷资深投资人讲析区块链项目投资|教程

 解决集成需求才是未来区块链业务的重点

 不可篡改、可靠、安全——区块链安全性简史

 信仰和投机:币圈没有奇迹

 与元道对话三:区块链经济正在进行“动力切换”

 百家观点

 区块链+物联网+共享经济是什么玩法?

 基于区块链的智能锁设计与实现

   如何设计区块链项目的通证(token)模型

 加密货币和区块链(一):历史的重演

 裸照与区块链社群

 疯狂的韩国比特币市场:“全民”炒币,人均收益率42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