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出好戏:Libra听证会首秀,究竟回避着什么

昨晚,万众期待的Libra终于迎来了首场听证会,吸引了一大批吃瓜群众的围观。

 

殊不知,Libra听证会竟上演了一出精心安排的好戏,有人唱红脸,有人唱白脸,像是给Libra打了个世界级的广告。

 

 

一出双簧戏

 

  • 以参议院银行委员会主席Mike Crapo为代表的“乐观派”

 

从今年五月份开始,Mike Crapo本人就开始关注包括信用信息和个人数据在内的Libra问题。虽然Libra存在着不确定性,但其旨在为数十亿人服务支付系统的目标是值得称赞的,因为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目前全世界仍然有17亿人没有银行账户,其中有三分之二的成年人拥有手机,或可以上网。如果Libra发展得当,那么Facebook利用现有的和不断发展的技术来推出的金融设施,对支付系统确实有着实质性的益处。

 

即便现有法律法规是否适用Libra,以及如何利用现有法律来监管Libra等这些问题尚不完全清楚,但Libra对个人数据的保护和隐私产生的影响是非常令人感兴趣的。原因在于Facebook每月活跃用户超过20亿,Libra和Calibra计划可通过Facebook来扩展它们的普适性,使得每个人都是自己的数据合法所有者。

 

事实上,用户是个人数据的拥有者,他们有权获得隐私权和保护数据的能力,也有权同意或拒绝公开收集的个人信息,包括有权得知自己的信息将用于何处。对于信息收集者和消费者而言,制定的监管方案应该清晰易懂。

 

早在2018年,欧盟生效了《通用数据保护条例》,任何处理欧洲公民个人数据的组织都必须遵守此条例,且美国《公平信用报告发》也要求社交网络平台规范应用用户个数据和财务数据。目前,欧洲已经通过对公司提出履行数据保护的义务和构建用户的隐私权,来真正实现用户掌握自己数据的目标。因此,美国国会希望构建相似的义务来规范数据收集者、经纪人和用户的行为,来确保个人数据采集过程中数据得到充分保护,且不被滥用。

 

  • 以参议院银行委员会副主席Sherrod Brown为代表的“谨慎派”

 

从以往历史来看,Facebook有着多次黑历史,例如肆意泄露用户隐私数据、操纵用户情绪来卖广告等,他们一次又一次背叛公众的信任,实在难以想象Facebook还可以保护人们的隐私。Facebook很危险,虽然他们可能并没有意识到,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并不尊重他们正在从事的技术力量。就好比一个刚学会走路的孩子拿到了火柴,Facebook把“房子”烧了一遍又一遍,而每一次都将其称为学习经历。

 

Facebook已经不再是一家公司,它就像一个国家,他们的座右铭是“颠覆传统,快速创新”,虽然这确实存在,但Facebook的迅速行动打破了我们的政治话语权,改变了传统新闻行业传递信息的方式…他们有了越来越多的傲慢。

 

避重就轻的回应

 

在长达两小时的回答中,Libra项目负责人David Marcus就“Libra有关监管、隐私保护等质询”作出以下回应:

 

  • 监管问题:Libra在瑞士注册,并不是为了逃避美国法规,而是因为以国际金融而广为人知(如WTO、BIS等),在这里开展金融业务更具优势。Libra会在FinCEN(金融犯罪执法网络)的管理下注册,且不会在解决美国监管当局的忧虑前发行。

 

  • 信任问题:Libra未来不会将数据商业化,用户数据只会存储在个人的Calibra钱包上,Facebook并没有通过用户数据的方式来变现的打算。同时,Libra有一个100名及以上成员组成的理事会,将共同作出相关决定,Facebook只是其中一员。

 

  • 隐私问题:Libra不是一个匿名数字货币,用户不是匿名的,对于其他加密货币而言,Libra在隐私方面还是打了个折扣。如果用户要使用它的数字钱包服务,需要上传真实的身份认证文件。同时,Libra系统本身会有高标准的安全编码,如何使用数字货币的金融教育和共识原则也会嵌入到 Libra。如果Libra 与其他金融机构合作提供额外的金融服务,则会得到用户同意后使用数据。

 

不过,对于一些敏感的关键问题,David Marcus频频打着太极,未作出正面回应,例如Calibra钱包数据是否被收集、Facebook将在Libra中投入多少资金、如何保护和赔偿用户资产被盗等。

 

值得一提的是,在整场回应中,David Marcus强调道,Libra无意和任何主权货币竞争,或进入货币领域。Libra协会将与美联储和其他中央银行合作,确保Libra不与主权货币竞争或干预货币政策。同时,他还表示,“我相信,如果美国不在数字货币和支付领域引领创新,其他国家也会。如果我们不采取行动,我们可能很快就会看到一种数字货币,由其他价值观截然不同的人控制。”

 

 

市场反应

 

对于“火药十足”的Libra听证会,各界反应褒贬不一。

 

瑞士监管机构FDPIC的沟通负责人Hugo Wyler在给CNBC的一份声明中表示:“我们已经注意到Calibra的负责人David Marcus关于我们在Libra背景下作为数据保护监督机构的潜在作用所做的发言。直到今天,Libra的发起人还没有联系到我们。我们希望Facebook或其推动者在时机成熟时向我们提供具体信息。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检查我们的法律咨询和监管能力的程度。无论如何,我们正在公众辩论中关注该项目的发展。”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主席Jay Clayton表示,自6月18日Facebook正式公布Libra计划以来,他从未与该公司进行过讨论,但他“有兴趣”听取该公司的意见。

 

法国经济部长表示,G7财长峰会上的优先讨论事项包括限制新型货币的风险,例如Facebook(FB.O)旗下加密货币Libra。Libra不能成为类似主权货币,G7对此非常警觉。

 

德国财政部长Olaf Scholz表示,监管机构必须确保Facebook计划中的数字货币Libra等加密货币不会威胁金融稳定和消费者隐私。发行货币不属于私人公司,因为这是国家主权的核心要素。欧元现在是并且仍然是欧元区唯一合法的支付手段。柏林方面正在与其盟国协调国际努力,以确保金融稳定、消费者保护以及防止洗钱和资助恐怖主义的入口。

 

摩根大通CEO杰米·戴蒙认为,Facebook计划推出的加密货币Libra在近期内不可能对传统金融系统构成威胁,任何新的努力都必须符合金融危机后业界严格的反洗钱规则。

 

知名财经专栏作家肖磊表示,美国所谓的监管压力,可能不仅不会让Libra流产,更大的可能是让Libra具有了持续传递Libra功能细节,以及塑造品牌优势的能力。同时达到了饥渴营销的目的,用各种方式延迟Libra的发布反而可能是一种策略。如果你从马库斯的证词去看,Libra不仅没有因为各方的争论,以及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各国监管机构的施压,而改变产品结构或目标,反而更加毫不掩饰的明确了推出新的世界货币这一目的。从马库斯的证词看,打造世界货币是唯一方向。也就是说,Libra没有去迎合监管,把Libra变成一种权益资产,或类似于很多数字货币所谓的软件的使用权限和激励机制(比如EOS或以太坊等),更不是一种内部积分系统,Libra就是要做世界货币,要做支付工具。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程华表示,如何应对Libra带来的挑战,在国内主要有三种声音:第一种是能否由阿里、腾讯等国内多一些的大型企业加入Libra的100家成员体系;第二种声音是要加快央行数字货币的推出;第三种声音是中国国内的大型互联网企业要联合建立联盟链。

 

从整个听证会来看,多位众议员不断翻出旧账,“不信任Facebook”似乎成为了主题。但在David Marcus闪烁其词的回应中,“数字货币的掌控权”这一观点可谓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对于中国或是其他国家而言,究竟是先控制再创造,还是先创造再控制,这是一个亟待解决的事情。

 

作者:Nancy

 

本文系零识区块链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作者和来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