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也“996”了,法定数字货币呼之欲出,你准备好了吗

央行数字货币是全球金融市场变革中的一颗重要的“金钉子”。

 

而中国在长达五年多的研发后,现“呼之欲出”,已在全球数字化货币中占据一席之地。

 

不预设技术路线,采用双层运营体系

 

2014年,时任央行行长的周小川提出了“要研究发行央行数字货币的可能性”这一大胆的想法。要知道,作为一种新兴事物,央行数字货币的研发意味着没有前人的成熟经验可借鉴,只能暗中摸索。

 

“当时有很多问题需要回答,比如在电子支付已经这么发达的情况下,为什么还要发行自己的央行数字货币?该采取什么样的技术路线?是采取区块链还是采取集中账户体系?比如付息不付息、组织架构如何安排等等。”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回忆道。

 

带着满腹疑问,央行开启了长达五年的研发。在研发伊始阶段,数字货币研究小组做了一个完全采用区块链架构的原型。然而,他们发现,由于央行法定数字货币是M0(纸钞和硬币)替代,如果要达到零售级别,高并发是绕不过去的一个问题,尤其是在中国这样一个大国。所以,最后央行决定采取双层运营体系。

 

据了解,双层运营体系是指人民银行先把数字货币兑换给银行或者是其他运营机构,再由这些机构兑换给公众。可以简单理解为,央行做上层,商业银行做第二层。这种双重投放体系不仅能利用现有资源调动商业银行积极性,顺利提升数字货币的接受程度,还能抑制公众对于加密资产的需求,巩固我们的国家货币主权。

 

在中国银行法学研究会理事肖飒看来,在“双层运营体系”下,各大商业银行必然将争夺“数字货币二次发行权”,为此他们会采购金融科技服务、网络安全服务、存储性能提升技术,还会豁出去进行卖力“销售”以抢占数字货币零售高地。

 

而在技术路线上,央行最初有过区块链和“一币两库三中心”的设想,但最后决定保持技术中性,不预设技术路线。对于央行而言,无论是区块链还是集中账户体系,是电子支付还是所谓的移动货币,采取任何一种技术路线,央行都可以适应。

 

我们都知道,央行最重要的工作之一是帮助建立竞争性环境,使得最优的技术顺利凸显和发展,通过竞争选优来实现更好的技术应用。目前,几家指定的运营机构采取了不同的技术路线做DC/EP的研发,但只有谁的路线好,谁最终会被老百姓、被市场所接受,谁才最终会跑赢这场比赛。

 

“对于我们这种走创新技术公司而言,这是极大的鼓舞。”对于央行这种通过竞争实现系统优化的方式,ArcBlock 创始人冒志感叹道。

 

深耕五年呼之欲出

 

8月2日,央行召开电视会议,对2019年下半年重点工作做出部署。其中,包括因势利导发展金融科技,加强跟踪调研,积极迎接新的挑战。加快推进我国法定数字货币研发步伐,跟踪研究国内外虚拟货币发展趋势,继续加强互联网金融风险整治。

 

实际上,为了加快推进央行数字货币研发步伐,2017年伊始,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就多次招募法定数字货币开发方向的相关人才。据零识区块链了解,2017年初,央行官网招聘6名相关专业人才从事数字货币及相关底层平台的软硬件系统的架构设计和开发工作;2018年,央行的招聘经济法人才,负责数字货币相关法律研究及数字货币研究生的法律事务工作;2019年,央行分支机构和直属单位招聘四名专业为计算机、密码学、微电子的相关人才,负责法定数字货币相关软件系统、加密技术和安全模型、交易终端芯片技术研发等工作。

 

另外,据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查询系统显示,截至目前为止,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关于涉及数字货币的专利申请共74项,包括2016年3月申请23项、2017年6月申请34项、2017年12月申请13项和2018年3月申请4项。

 

显然,央行数字货币的研究渐行渐近。而据国际清算银行(BIS)相关报告显示,我国央行为发行法定数字货币进行了充分的技术和理论储备,很可能处于领先地位。

 

“从去年开始,数字货币研究所的相关系统开发人员就已经996了。央行数字货币现在可以说是呼之欲出了。”穆长春透露道。

 

外界评价

 

银联董事长邵伏军认为,央行发行的法定数字货币会产生很大的积极影响,一是有利于提升对货币运行监控的效率,丰富货币政策的手段。现在的货币发行方式,因为发行以后对货币流通缺少有效的实时的监控手段,基本是通过统计和估算;二是有利于提升交易流程的智能化的水平;三是切实提升支付特别是跨境支付的效率,建立开放的支付环境。

 

不过,前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宪容易则认为,央行数字货币采取稳定币发行的模式,既商业银行缴纳多少法定货币储备金就发行多少数字加密货币,而且注重的是M0,是现金。其实,这种形态的央行数字货币也是现行法币的代币。这种代币不仅持有的形式十分有限,其使用范围也是十分有限。特别是在目前金融市场,市场流动性基本上都为记账货币,现金在整个流动性中所占的比重十分微小。就目前的现实情况来看,居民手中所持有的现金非常微小。所以,假定目前央行发行数字货币的技术成熟,央行要发行使用范围十分有限的数字货币得不偿失,成本与代价高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