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来临之际 区块链资深法律专家张烽带你理清监管误区

在本期由全球支付、敢说敢做的UBank数字钱包交易所独家冠名的“链上人才”节目中,我们请来了一位区块链行业资深法律专家:张烽。计算机理学士出身的他,为何在毕业后做了五年的教师?是什么原因让张烽决心来到金融魔都上海读研深造?从梦想成为外交官的有志青年到区块链行业声名鹊起的法律专家,张烽的从业路途就像是小说般一波三折。让我们和张烽一起进入今天的节目,聊聊避不开也躲不过的区块链监管问题。

让我们一起走进区块链法律专家的世界

 

张烽  1976年12月1日 射手座区块链行业资深法律专家亦来云社区共治委员会筹委会委员

数字时代区块链服务联盟创始人

教育经历:

赣南师范学院数学与计算机系理学士

上海大学法学硕士

拥有证券行业从业资格、基金行业从业资格

 

工作履历:

毕业后张烽先后在江西省龙南师范学校、上海市长新中学任数学教师,从事小学教育工作及中学数学教学。后因为学校被取缔,决心跳出教育行业,并于2003年考入上海大学法学院。硕士毕业的张烽在上海市虹口公证处做了9年的公证员,2015年张烽决心舍弃安逸的体制内生活,进入金融行业。从互联网金融到区块链金融,张烽一直在探索,先后在上海融孚律师事务所、北京市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和北京金诚同达(上海)律师事务所任执业律师,担任多家央企、跨国公司、私募基金管理人以及区块链创始团队及投资人法律顾问,曾为许多著名区块链项目提供法律服务,是一位资深的区块链行业法律专家。

 

在青梅煮酒版块,张烽从自身从业经历出发,讲述了他对我国区块链监管的真知灼见:

 

Michelle:你在做了5年教师后为什么会选择考研?从国际关系专业被调剂到法学专业对你当时有什么影响?

张烽:我毕业后,先后在两所中学当老师,两次都因学校改革而撤并。于是对这样生活厌倦的我想追求些新的事物,选择了考研。最初我报考的是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专业,想做个外交官,后来因为种种原因被调剂到法律专业。很多人问我为什么不延续本科计算机专业?原因很简单,枯燥的深夜写代码工作不符合我的个性。从理科转文科生并没有传言中的那样难,特别是法律专业。曾经的数学研读,培养了我严谨的逻辑能力,这恰恰成为我在读法学专业时的优势。在考律师资格证的时候,我甚至没有像别的同学一样去买大量辅导书、去报班。仅仅凭借来的旧书便通过了司法考试,取得了律师资格证。对于做律师这件事,尽管其中有被调剂的无奈,但我却从不后悔,因为法律也是我喜欢的领域。

 

Michelle:是什么原因使你在2015年后从民商事法律领域转向金融科技领域?

张烽:我在公证处从业时,接触到的客户层面非常广,几乎涵盖各个阶层。有一次,我帮助一个企业老板解决了他售卖深圳房产的相关手续问题,得到他的赏识。他告诉我今后几年金融行业的法律服务领域是蓝海,想拉我进入他们预备新成立的金融机构中,对行业风向了解后,我心动了,于是考取了相关从业资格证书。可就在我证书考下来之后,这个项目却因为某些原因被搁置。开弓没有回头箭,我既然认准了金融行业,就没打算再过回原来的安逸生活,于是我跳出了公证处,来到一家服务于金融行业的律所。

 

Michelle:你是怎么了解到区块链行业的?

张烽:我刚从公证处出来时,中国的P2P行业非常红火,结合我自身的理科背景,我认为以互联网金融这个赛道切入金融行业是个不错的选择。在一次大会上,我遇到了韩峰老师,同为社区作者,我发现韩峰老师的文章全部都是讲区块链的,这让我对区块链这个新兴事物产生兴趣。后来通过研读比特币白皮书、不断地对这个行业深入了解,我尝试做了一个存证类的区块链应用,尽管这次创业结果失败,却让我受益匪浅、学到很多。大家都知道,律师是一个有“标签”的职业,每个律师擅长的领域都不一样,结合我的过往经历,我认定区块链行业以后一定会发展很好,因此决心投身区块链行业。

 

Michelle:是什么原因让你选择了放弃传统金融转向区块链金融?

张烽:我在2015年整年都主要做资产证券化的工作,我撰写了《金融科技与资产证券化》这本书的前言及其中两章,这些经历使我在资产证券化领域了解很深。尽管金融业务有很大的利润,但其客户资源往往被掌握在国内少数几个大的律所和律师手中,这让我看到了职业上的天花板。而区块链金融不一样,这个草根遍地的行业偏偏又有一定的门槛,随着越来越多的个人、机构、企业加入,其在法律领域的服务需求日渐增大,是一片蓝海。

Michelle:区块链行业目前的法律还不是很健全,监管速度跟不上发展速度,各国对数字货币的定性也不一样,你觉得中国对数字货币在法律层面上是怎么定性的? 

张烽:目前市面上有说法:比特币在我国可以合法拥有但是不能交易。这个观点我不认同,人民银行等五部委在2013年发布的《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中强调比特币不是法定货币,认可其是虚拟商品。既然是商品,本身自带交易属性,这表明,我国对比特币已认定为虚拟商品。但我国对其他的数字货币目前没有明确的规定,因此,中国对这一块的法律上还不完善,如果有案件发生,一般会根据数字货币自身代表的性质来做判定。

 

Michelle:国际上又是怎么认定数字货币的?

张烽:目前国外对区块链行业持有两种态度。美国将数字货币分为证券型代币及应用型代币,瑞士除上述两种还额外划分出支付型代币,通常是根据执法机关的需求来划分的,美国是根据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区分、瑞士根据金融管理局区分,而中国将会根据央行来区分。这种区分在某些场合并不是那么客观,因此,我们在看待数字货币问题还是需要一事一议。

 

Michelle:作为区块链行业的项目方如何做到合规,应该注意哪些合规的事项?

张烽:我们去年做过一个基金,我出任CEO,我在看项目时会从四个角度出发:

一是技术是否可靠、安全,是否违背网络安全法;二是产品应用的业务模式是否合法;三是产业资源,投融资是否符合现阶段法规,投资者是否能承担他有能力承受的风险;

四是监管及如何保护投资者利益。

同样的,项目方应当关注自身这几方面是否存在问题。随着这个行业的不断发展,影响范围日益扩大,越来越多的项目方会沉下心来考虑合法合规问题。我国目前监管方向侧重于:是否拥有合法的投融资资质、发币是否构成欺诈及价值操纵、矿场是否偷电、是否非法侵入计算机系统、是否有盗窃行为、是否危害到信息安全等方面。我国目前提出一个监管概念:沙盒监管,在国家允许的范围内让区块链企业运作,一方面企业探索如何找到合规的商业模式,一方面监管部门也在探索如何去监管区块链行业。

 

Michelle:目前都是哪些部门在监管这个领域?

张烽:区块链行业从技术层面讲,类似于信息技术的底层设施,由于它涉及领域广,基本上所有的监管部门都可以对它进行监管,目前来说主要的几个监管部门是:

七部委:从金融层面监管,主要针对金融机构非法代币融资引发的乱象。网信办:从信息内容安全层面监管,今年2月出台《区块链信息服务管理规定》要求所有区块链项目登记备案。工信部和科学技术委员会:主要从技术上进行监管,评判技术是否可靠、技术标准认定等。

 

Michelle:交易所在合规方面要注意哪些?

张烽:交易所最重要的是保护投资者的利益,保证提币安全。很多交易所并不是靠手续费来赚钱,靠的是信息不对称下的后台机器操作赚钱。我个人认为,这种既当裁判员又当选手的交易所是不合理的,在未来一定会被划分开,使资金托管、交易撮合、审计结算分机构处理,这些方面会向传统金融交易所来学习。

 

Michelle:你觉得目前大家对于监管存在哪些误区?

张烽:很多项目方认为我把机构、团队、服务器都放在海外,这样中国的法律就无法监管,这是一个极其错误的认识。只要你的用户是中国籍,侵犯到中国用户的权益,那么中国的法律就可以监管你、制裁你。这点在电信诈骗领域有很好的体现,我国已经引渡了很多批诈骗犯。

另外,点对点的场外交易,目前国家还未提出明确监管,但是在未来,很可能实行牌照管理,这涉及到数字货币与法币的兑换,会影响到法币的价值体系。

 

观众提问

观众提问一:近期人民币贬值,给数字货币市场带来哪些讯号?

张烽:比特币可能会作为避险资产涨一段时间。

观众提问二:国家监管对大企业和小企业是否在力度上有不同?

张烽:我国监管有一个大的原则,对大企业要求相对高一些,对小企业宽松一些,你看税收就是这样。在区块链行业亦是如此,大小企业相比,监管影响、监管效果、监管代价成本不一样,因此在力度上有所区别。但是这只是从实践上得出的结论,在法律层面上,大小企业都是一视同仁的。

观众提问三:经历了libra事件后,你怎么看待沃尔玛要发币这件事?

张烽:沃尔玛的体量很大,接地气,与人民生活息息相关。不像libra锚定一揽子法币,沃尔玛很聪明,锚定的是美元,这有利于扩大美元的影响力,符合美国当局的利益。而沃尔玛的商业体系为它的法币提供了稳定的商业基础、它的战略也更加务实。因此,沃尔玛受到的监管阻力也更小,沃尔玛发币比起libra可能落地更加迅速。

 

在慧眼识珠环节,张烽分享了曾经处理过的一个案子:

张烽:我个人偏向于做非诉讼律师,和诉讼律师不同,非诉讼律师是帮助雇主避免出庭的。曾经有某区块链项目的股东来找我,说要和合伙人分家,对方承诺给他一部分以太坊,但是要分期支付。我看过合同后,当即提出三个风险点:

一是,对方以基金名义而不是个人名义与他签合同,如果基金中没有财产,客户的欠款很难追回,我建议客户要求合伙人以个人名义作为执行方写入合同;二是,对方提出分期支付欠款,但要求客户一次性解除所持权益,这会使后期客户很难从其他层面约束对方,我建议客户分批释放手中权益;三是合同中约定的审理法院在新加坡,这无疑增加了我的客户的维权成本,我建议改为上海或者北京。

可惜的是,碍于人情关系,客户没有听取我的意见,最后诉讼过程艰难。律师是一个先小人后君子的职业,我们习惯于先做好最坏结果的准备。然而中国人的习惯却多是先讲人情,后讲法律,这是一个不好的习惯,也希望我的这段经历能够警示后人。

 

本期我们的跨界艺术家、灵气占星师三土通过占星又将解读出怎样的张烽呢?想了解更多张烽背后的故事吗?让我们一起来看看直播回放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